新闻资讯
NEWS

公司新闻
NEWS

NEWS
资深医赖:住院比住宾馆划算 那点钱不够保姆费

时间:2019-10-26

登录亚博午报】    

新華網長沙6月24日新媒體專電(“[中國 的拚音:zhōng guó]網事”[記者 的英 文:journalists]帥才)在醫院有[這樣 的拚音:zhè yàng]一群人——他們病情穩定達到出院指征,卻賴在醫院幾個月甚至幾年以上,這群人被稱為“醫賴”。記者調研發現,目前,[某些 的英 文:Some]公立醫院醫賴現象愈演愈烈,特別是精神病醫院已[成為 的英 文:Become]醫賴的重災區,這也加劇了醫療資源的短缺。

醫賴成風,侵蝕醫療資源

湖南省腦科醫院醫務部主任李強[告訴 的英 文:tell]記者,據醫院[安全 的英 文:safest]辦統計,達到出院條件但不願[離開 的英 文:absence]醫院的“老賴”情況嚴重,每年至少有上百例[由於 的拚音:yóu yú]各種原因不願出院的病人。“[我們 的英 文:we]治得了各種[疾病 的拚音:jí bìng],卻治不了醫賴。”李強說■亚博登录首页科技园■。

2014年11月,53歲的朱先生在長沙[發生 的英 文:occasionally occurred]車禍導致肢體癱瘓,入住省腦科醫院脊柱外科治療後,病情逐漸穩定,繼續住院已沒有實際[意義 的英 文:meanings]亚博登录首页双创■。於是,醫院在今年2月14日出具可出院[證明 的英 文:certificate],並由[護士 的英 文:白衣天使]長遞交交警部門。但家屬不願接患者出院,甚至威脅醫院:“出院[可以 的拚音: kě yǐ],但要抬到肇事方家裏去……”

醫院醫師武文告訴記者,這名患者繼續在醫院耗了兩個多月,科室早就停止對其的各項治療。他[不僅 的英 文:not only]賴在醫院,還經常把大小便拉在床上,弄得病房臭味難聞,床單被褥常因[無法 的英 文:to be]清理而被迫扔掉,別的病友也不願與他同住,於是他就“獨霸”了整間病房。

李強介紹,在醫院的精神科,這種情況也存在。湖南省腦科醫院院長譚李紅說,精神病患者住院時間長,有的康複需要數年。有的患者身體疾病治愈可以出院,但精神狀況並未[完全 的拚音:wán quán]康複,且[已經 的拚音:yǐ jing]喪失了[工作 的英 文:work]能力,回歸社會困難。

記者調查發現,精神病醫院已經成為醫賴現象的“重災區”,經常[出現 的拚音:chū xiàn]家屬拒絕領病人回家的事件。目前,僅在湖南就有100多萬重性精神病人,而湖南省有精神衛生工作人員1萬餘人,其中精神衛生專業技術人員約4200人,加之醫賴成風,更凸顯了醫療資源的緊張。由此也引發了精神病人規範救治率低、重性精神病人惡性傷害事件頻發等社會[問題 的英 文:foul-ups]

主動型醫賴為利所驅,被動型醫賴苦無救助

記者調查了解到,目前,醫賴分為主動型和被動型,而主動型醫賴又分為養老型、目的導向型和醫鬧型。

——被動型醫賴。

湖南省人民醫院辦公室副主任周瑾容告訴記者,當前,無親人照顧、無勞動能力、無[經濟 的拚音:jīng jì]來源的“三無”人群增多。其中,有的病人被家人拋棄,在醫院一住就是2年多,醫院變成了救助站,醫護人員還得天天給病人送飯。

周瑾容說,2013年5月,該院收治了一名45歲的患者蔣某某,其[父母 的英 文:Parental]雙亡,也沒有[其他 的英 文:other]親人。當時,他在嶽陽工地打工時發生意外,從三樓摔下昏迷不醒,雖然經過緊急搶救,撿回了一條命,但成了高位截癱。

據蔣某某的管床醫生劉斌介紹,從此蔣某某成了脊柱外科的“常住”人口。他沒有經濟來源,靠醫生護士給他定盒飯糊口。“病人早已具備出院指征,到專業的康複機構是最合適的。但他不僅欠下醫療費10多萬元,還堅持哪兒也不去。對這樣的病人,我們很同情,但也很為難。”劉斌說。

——養老型醫賴。

一位醫生告訴記者,公立醫院的床位費相對便宜,如果有醫保還可報銷一部分,於是,[一些 的英 文:some]人將生病老人送進醫院,住較便宜的病床,除了醫藥費再也不願為老人多花錢,更不願把病情穩定的老人接回家,導致賴在醫院的老人成堆。[這些 的拚音:zhè xie]人把醫院當成了“醫養結合”的養老院。

湖南省腦科醫院一位“資深”醫賴說:“住院床位費一個月1000多元,夥食費500塊錢,還有24小時熱水、電視、醫護,比住賓館劃算多了。如果住家裏,2000多元請不到一個好[保姆 的拚音:bǎo mǔ],住養老院[價格 的拚音:jià gé]更高。”

——目的導向型醫賴。

一些拆遷戶、上訪者將“賴院”當成籌碼。據醫院人士透露,近年來,賴在醫院的上訪戶、拆遷戶增多,其中有些人在與拆遷隊發生[衝突 的拚音:chōng tū]後,傷病發作住院治療,治好後卻賴在醫院急診科,把住院當成談判的籌碼。

“醫院急診科的走廊上長期住著老賴,不少是拆遷戶、上訪戶,短則幾周,長則幾個月,嚴重[影響 的英 文:effect]了急診科的正常秩序。”湘雅二醫院急診科一名護士告訴記者。

——醫鬧型醫賴。[隨著 的拚音:suí zhe]醫賴之風愈演愈烈,一些陷入醫療糾紛的病人也紛紛效仿,除了醫鬧行為,還衍生出醫賴這種“軟醫鬧”行為,長期霸占醫院床位,企圖達到“小鬧小賠、大鬧大賠”的目的。

治理醫賴亟須打擊、疏導、幫扶三結合

近年,北京、[深圳 的英 文:Shenzhen]、長沙、[廣州 的英 文:Guangzhou]多地都發生過多起醫賴現象,其中賴在醫院最長的患者達到了10多年。醫賴不僅破壞了正常的醫療秩序,還令醫院背上了沉重的負擔。

醫護人員反映,每一個醫賴背後都有一張天價的欠費單,最後很多都成了呆賬壞賬;每一個醫賴背後都有一批望眼欲穿、亟待住院治療的患者,甚至[因此 的英 文:therefore]延誤了救治;每一個醫賴背後,或多或少地都發生過和醫務人員的衝突,衝突之後醫護人員依然要照顧這些老賴患者。

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醫教部[負責 的拚音:fù zé]人稱:“實際上醫院壞賬中用來治療真正的‘三無’患者隻有三分之一。其他三分之二屬於賴賬。病人送過[來了 的拚音:lai l],家屬就撤了、不管了,醫院治療之外還得養著吃飯。想送走,福利院也[不要 的拚音:bù yào],因為他們有家。”

湖南省衛計委宣傳[教育 的英 文:education]信息[中心 的英 文:center]副主任黃德建等業內人士分析,近年來,被動型醫賴數量增加與養老機構不完善、社會救助[體係 的拚音:tǐ xì]不健全相關;主動型醫賴與醫患矛盾緊張、醫療糾紛[解決 的拚音:jiě jué]渠道不暢通等相關。

黃德建[建議 的拚音:jiàn yì],對於主動型醫賴,醫院[管理 的拚音:guǎn lǐ]者應加強法製意識,在雙方協商、調解無果的情況下,應通過法律途徑來尋求解決之道。由於醫院和患者間存在醫療[服務 的英 文:services]合同的關係,醫院在履行了醫療服務的義務後,有權向法院起訴,要求追索醫療費,並強製出院。同時,現行的法律也應加大對於主動型醫賴的處罰,不僅要追究其惡意欠費的責任,還要處罰其長期霸占病床、擾亂醫療秩序的行為。

對於被動型醫賴,應完善社會救助體係,加快落實醫療機構開展醫療救助工作的基金支付與補助,幫扶一些“三無”病患,保障醫療機構的合法權益。此外,探索推廣醫養結合模式,落實配套政策,實現社會資源[最大 的拚音:zuì dà]化。

編輯:SN123

更多猛料!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新聞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。

[圖片] 白岩鬆會重蹈畢福劍之轍嗎?

綜合一假一真的兩條消息,微信[公眾 的拚音:gōng zhòng]號“記者站”有信心判斷,這不過是虛驚[一場 的英 文:one]罷了:“此次央視調整白岩鬆主持的兩個節目,是[一次 的拚音:yī cì]正常的節目調整,被公眾無限放大了,‘白岩鬆攤上事兒了’,基本可以肯定隻是一些人的意淫。”

一個媒體人談白岩鬆的對與錯

在我看來,這個[時候 的英 文:When]白岩鬆稱公安幹警“死亡”“離世”,並沒有錯。但對犯罪嫌疑人用“五十多歲的老漢”,“五十多歲的老漢”的新聞用語雖也沒錯,但並不恰當,為什麽?一個槍殺了這麽多人的人,顯然是“犯罪嫌疑人”……

未成年人惡意欺淩也該受懲罰

我們的法律,不能把[所有 的英 文:all]的未成年人當作[保護 的拚音:bǎo hù]對象。對於違法犯罪的未成年人的溺[愛 的拚音:ài],就是在給社會製造不定時炸彈。就像網友所憂心的那樣:“孩子長大後要不淪為沉默的幫凶,要不就會成為一個壓抑的極端者。”

40年僵屍肉是[如何 的英 文:how]漂洋過海的

“70後”豬蹄、“80後”雞翅,你吃的泡椒鳳爪“肉齡”[可能 的英 文:would]有30多年,聞聽此言,你的胃是否翻江倒海?有網友調侃:“這年頭連肉都[開始 的英 文:appeared]玩穿越了……也是醉了。”與其說醉了,不如說吐了,那些走私的僵屍肉是最好的催吐劑。

网站地图